原标题:福原爱顺利产女当妈妈,距离她复出乒乓赛场又近了一步

福原爱和丈夫江宏杰。

福原爱当妈妈了!

据台湾和日本媒体报道,福原爱经过4天阵痛,与13日上午8时产下一名女婴,宝宝重约5.9斤。而为人母后,似乎也预示着福原爱回归赛场的时间更近了。

今年6月29日,福原爱老公江宏杰在个人微博这样写道:“最近的日子,除了为了世大运做准备,我也在学习怎么当一个好爸爸。杰爸爸爱妈妈已经准备好等你来到这个世界上,老婆辛苦啦@福原愛AiFukuhara 。”

随后在10月7日,福原爱则通过博客宣布自己已经回到日本仙台待产。

江宏杰微博宣布妻子怀孕。

2016年9月,福原爱证实与中国台北乒乓球队运动员江宏杰结婚,两人在2017年1月1日举行了婚礼。

而在结婚后,福原爱也逐渐淡出了乒乓赛场。

她相继缺席了日本全国锦标赛,也没有出现在日本乒协公布的2017年世乒赛单项赛名单中,她的名字也从国际乒联的世界排名中暂时消失。

而关于她的乒乓未来,福原爱曾在接受国际乒联专访时表示,会在生完孩子后重返赛场。

“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扮演好家庭主妇的角色。”福原爱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目前的重心已经全部放在了支持丈夫江宏杰的乒乓球事业上。

夫妻俩秀出甜蜜玩偶。

在里约奥运会上,福原爱不仅率领日本队夺得了乒乓球女团铜牌,自己也取得了奥运会第四的历史最好成绩。赛后,“爱酱”也曾透露自己想要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

但是,对于“爱酱”是否会重回赛场,国际乒联也充满疑虑。国际乒联曾撰文表示日本队队员进步神速,福原爱的主力地位已受到威胁,“现在的问题是,她否能赶上日本队目前发展的步伐。”

在国际乒联看来,日本队不仅拥有女乒“一姐”石川佳纯,也有奥运会女团铜牌得主17岁的伊藤美诚,以及17岁的新科世界杯冠军平野美宇。

福原爱也说小队员实力都很强,自己的压力非常大。

不过,日本乒乓球协会其实一直有意让福原爱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因为即便竞技水平不如以前,但大赛经验丰富的福原爱仍是这支年轻的队伍能否实现既定目标的“定海神针”。

“爱酱”自己也表示乒乓球是影响她一生的项目,“以后不管怎样,我还是会走关于乒乓球的这条路。”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特朗普:美中有望达成贸易协定]

来源:中国日报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表示,美中两国很可能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特朗普宣布财政部长姆努钦及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在几天内率团访问中国进行贸易谈判,但他表示已宣布的关税在达成协议前将继续推进。特朗普还积极评价了习近平主席最近关于中国进一步开放的讲话。(记者 陈卫华)

相关新闻:

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中方态度

中兴被“封杀”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亲子困局:开学后 妈妈们为何比孩子还紧张

视觉中国供图

最先打破宁静局面的是“丽珊好妈妈课堂”“学龄前”微信群。“老师,我孩子开学上一年级了,我比孩子还紧张,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呢?”接着是“小学群”的求助帖,“我孩子三年级,上学期临近期末考试,每天早上在校门口都会肚子疼,送进学校,老师说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如果开学后还肚子疼该怎么办?”问题一抛出,妈妈们纷纷发言说有同感。临近开学,“初中群”和“高中群”的妈妈陆续给孩子预约面对面心理咨询了,希望给孩子进行心理调整,避免开学后“重蹈覆辙”……

“丽珊好妈妈课堂”微信群共有4000多名学生家长,很多人从不同维度讲述着自己的焦虑。通过汇总,发现开学焦虑显现以下特点:焦虑呈现低龄化;问题程度严重化;涉及学生普遍化;家长比孩子更焦虑;借助心理辅导消除开学焦虑的比例逐年提高。

初始年级孩子和家长焦虑多

韩玲的儿子宋博文刚刚上一年级,两周内她几乎天天被老师请到学校,大多数都是纪律问题——“孩子上课下座位,在教室里乱跑”“上课玩玩具,不听讲”“孩子不经同学同意,拿人家的笔”……

韩玲太崩溃了,她从怀孕就开始阅读大量育儿书籍,从孩子三岁起就带他上各种兴趣班,不用各种条条框框约束孩子,让他自由生长……但这个“快乐”过度了,每次兴趣班都因为纪律问题被老师告状,于是另报其他班,但不遵守纪律的状况却一直延续。韩玲自行将孩子的情况和网上说的阿兹伯格综合征进行对比,觉得太相像了,这让她万分忧虑。她给孩子报了提高专注力的训练,但几个疗程后没有一点效果,如果孩子真有病,未来可怎么办呢?

后来我见到了宋博文,他个子高大,性格爽朗,语言表达能力强,比同龄人各种能力都占优。他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和我认真地聊天。从他的表述中,我基本还原了他的经历,上兴趣班时,喜欢发问,活泼好动,老师起初很喜欢他,包容甚至纵容他的调皮,而当他的行为影响课堂秩序,引起别的小朋友家长投诉后,又会对他批评、嫌弃……他觉得老师都是“坏的”“非常讨厌!”

小男孩宋博文其实是在度过初始年级适应期,初步判断,他并不具有阿兹伯格综合征的一般特征。幼儿园入园、小学一年级和初一年级,这三个初始对于孩子的人生来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孩子进入幼儿园开始社会化,家长仿佛向社会提交了第一份答卷,内心充满了担忧。升入小学,学习成绩的比较让家长的焦虑升级。对于新一年级的家长来说,暑假应当注重培养孩子的适应能力,帮助孩子顺利度过幼小衔接。而小升初阶段,则是孩子需要自己解决学校生活中遇到的沟坎。人生各个阶段对人的要求不一样,跨度大,所以初始年级的学生和家长出现焦虑的概率更大。

在咨询中我发现小学一年级家长的主述内容如出一辙:孩子没有规则意识,总是违反纪律,注意力不集中,等等,仿佛出现了“同一症状”,但究其原因却各不相同,解决方案也因人而异。

宋博文智力发育良好,但严重缺乏规则意识,从小在老师的批评中成长,已经出现低自尊倾向,针对他的情况,我给韩玲的建议是:

重视孩子规范的养成。反复犯错会固化孩子挑战学校规则的形象,停止课外兴趣班,让孩子专注于学校学习。课外班对学生的纪律要求和学校的要求并不一致,容易造成孩子对纪律标准模糊不清。

和老师充分沟通,将孩子的成长经历告诉老师,并表示会对孩子的行为问题积极关注,愿意改善,赢得老师的理解。为了避免孩子因为经常被批评,母亲一方面从老师那里获知在校行为规范,在家里指导孩子落实,另一方面恳请老师不要当面训斥,避免孩子产生“破罐破摔”的心理。

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最初阶段,可以陪伴孩子学习,既要有助于养成良好习惯,也帮助孩子收获良好的学习成绩,树立自信心和自尊心。

帮助孩子建立人际界限感,通过角色扮演,设置各种情景,告诉孩子如何与同学有分寸地相处。

“带病成长的孩子”新学期会不治自愈吗

王逸轶不像母亲关希那样雷厉风行,而是文静内向,自尊心强,尽可能把所有老师交待的事情做好。小学一~四年级,王逸轶不需要父母过问学习,成绩始终是班里前十名。但五年级时,身体突然出现问题,上学时在学校门口干呕或呕吐,但关希带她去医院检查,却无任何疾病。起初,关希觉得王逸轶可能学习压力有点大,也许休息一阵就会好,没有太理会。凡是呕吐,当天就不送孩子去学校了……小升初进入普通中学后,关希明显感觉孩子放了。可第二学期又开始呕吐,一旦呕吐,就会好几天不去学校……三年了,关希始终没有找到女儿呕吐的原因,对孩子能否继续上学完全没有把握。临近开学,关希天天失眠,担心女儿旧病复发,这日子怎么熬呀?

王逸轶属于典型的“内外不一致”型的孩子,表面上平静如水,而内心却惊涛骇浪。经过比较长时间的观察,确认我是可以信赖的人之后,她开始向我吐露心声。原来,最让她感到不安的是自己的家庭。父母多年来感情不和,母亲赚钱多,很强势,但父亲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抗争着……王逸轶从小内心缺乏安全感,不愿跟父母说心里话,更不愿向他们求助。五年级学习压力加大后,她力不从心了,但父母对分数的要求越来越高,孩子的负性情绪爆棚。渐渐地,学校生活越来越不能让她感到快乐,以至于痛恨上学。

孩子对父母婚姻的质量是十分敏感的,他们的一切安全感都来自家庭的稳定和谐。从系统派家庭治疗的角度看,孩子出现问题,往往是在“代替整个家庭承担过错”。王逸轶的表现是典型的“躯体化”,当人的心理压力达到一定程度,身体出现诸如头疼、持续低烧、呕吐和消化道系统疾病等症状,应首先到医院进行彻底的身体检查,如排除生理有器质性病变,就可以考虑是心理疾患,接受系统的心理咨询。孩子出现心理问题,父母不要侥幸抱着“树大必直”的想法,贻误心理咨询的关键期。

王逸轶三年来不明原因的呕吐,父母未加重视,一年又一年地“对付”,使得孩子每个新的学年都旧病复发。不完整的就读经历使王逸轶对学校的畏惧已经条件反射了,她落下了许多知识,不知道如何与同学相处,觉得自己没有可取之处,改变变得更加艰难。害怕旧病复发是学生和家长新学期的焦虑之一,但因为这种局面往往是长期形成,并隐含深层次原因,要想获得根本性改善,这样的家庭恐怕要进行比较长时间的咨询。

针对他们的情况,我给出的具体建议:

到医院进行全面的体检,排除生理疾病的可能性。

父母进行婚姻治疗,告别博弈状态,消除内在的委屈,告别负性情绪。

父母注意用心陪伴女儿的成长。

王逸轶逐步梳理知识,从一点点进步中获得自信心。父母积极和学校沟通,请学校给予配合,让孩子有勇气逐步回归学校。

为何我的孩子没进“顶尖班”

刚开学,我就接到家长鲍芳的电话:“丽珊老师,我要替女儿讨个说法,为什么我女儿就不能进顶尖班?难道单亲妈妈就得被欺负?我们是普通老百姓,是不是就得认命……”激愤的情绪让这个妈妈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

原来,李欣初中成绩优异,中招咨询时,招生老师承诺可以让她进尖子班。本来,鲍芳非常以女儿为骄傲,这个妈妈婚姻不幸,孩子三岁时和老公离婚了,但女儿的学习成绩一直令人欣慰,整个暑假她逢人便说女儿已被高中尖子班录取,但最终的录取结果令她大失所望。

开学第一天公布分班结果,李欣进的是普通尖子班,而和她同样分数的初中同学却进了顶尖班。鲍芳气愤极了,她不让女儿进自己的班级,强行找了一把椅子放进顶尖班,让女儿坐进去。李欣不去,想回自己班,但鲍芳堵着班级门口,不让女儿进去。娘儿俩在楼道里僵持,李欣无奈,跑到操场上哭,“我哪个班都不进了,我不上学了……”开学半个多月,鲍芳天天在校长室里纠缠,而李欣前几天坐在备用教室里自习,最近一周已经不去学校了……

通过跟李欣谈话,我了解了李欣的童年生活,父母离婚后,他们的战争还在持续,而每次涉及孩子生活费问题,妈妈就让李欣给爸爸打电话要钱,在妈妈嘴里,爸爸一无是处,“周围人都很坏”,说李欣太懦弱,不敢与人竞争……“我妈的做法让我没脸见人了,再也不想走进那所该死的学校……”

鲍芳和李欣“嵌入式”亲子互动,使母亲把孩子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把培养孩子成功作为自我价值的体现。而鲍芳的人生经历使她产生了“被害模式”,将自己人生中各种不顺遂投射到孩子身上,母亲想让孩子成为“生活的强者”,而事实上却摧毁了孩子自信心。

招生老师承诺的是尖子班,但同样分数的同学进入顶尖班,这个结果激活了鲍芳的“被害模式”,在意识层面,她是为孩子争取权益,但潜意识之中,她是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人人都可能面对社会与命运的不公,但涉及孩子时,作为父母,第一位要考虑的是保护孩子的成长环境,把对孩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如果鲍芳有能力觉察到自己的问题,也许换一种方式与校方交涉,既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又能让孩子度过新学校的适应阶段。在日常心理咨询中,我常常提醒家长别让自己比较小的格局框住了孩子,更不要将自己的不顺遂都归咎于他人和社会,要让孩子学会对自己命运负责的态度。

我给鲍芳的成长建议是:

将自己和孩子的生活进行剥离,嵌入式亲子互动给孩子带来太大的压力,别因为自己的“执念”扭曲了孩子在同学和老师心目中的形象。

与人相处中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否则给周围人带来压力,也让自己深陷痛苦难以自拔。

鼓励孩子回她的教学班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

我对李欣的成长建议是:

尝试着理解母亲的一些言行,人的成长经历影响着她看待世界的态度。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李欣担心换班事件影响她在同学心目中的形象。我建议她用优秀的成绩、善良的品格来展示自己,是同学与你互动,并不是母亲与你互动。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1200万平方公里!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废墟在俄罗斯……

如果城市和村庄有生命,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城市无疑已进入垂暮之年,这些计划经济时代的璀璨之花正一朵朵凋零,行将就木……

当你走进这些掩映在森林、草原和海港间的俄罗斯西伯利亚-远东的小城和村庄,如同进入了一个个城市墓群! 这不是虚幻中的世界,也不是斯皮尔伯格的星战大片的爆破拍摄现场。这是真实的世界。

——你若问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废墟在哪儿?

答: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

它的面积有多大?

答:1200万平方公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逆天子”,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废墟不同,俄罗斯的废墟不是一个废车库、一栋废农舍,一座废工厂,而是整座整座的城市,整片整片的村庄。由于人口锐减和剩余人口向欧洲回迁,在这里,一座座工厂、城市和村镇在废弃。这片废墟的分布范围可用壮观和浩瀚来形容,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1200多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到处都有它的踪影和“雄姿”!这里正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废墟和民用废墟。

——你若问世界上最大的焚化场在哪儿?

答: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

它的范围有多大?

答:从南到北跨越了20个纬度,从东到西跨越9个时区。

在这里不需要焚化炉,城市建筑、街道、港口的硅酸水泥被风化成了沙土,钢材、型材被锈蚀变成了金属碎渣。村舍变成了木屑和泥土。西伯利亚和远东那一座座城市和村庄正被岁月无情的焚化。如果城市也有生命,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墓群!

——你若问世界上最大的填埋场在哪里?

答: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

它的长度有多长?

答:从乌拉尔山向东一直到楚科奇半岛绵延上万公里。

这里原本就是核废料、化工废料,有毒物质的填埋场和倾倒场地,现在又多了一大批填埋物——城市和村庄。2004年的数据显示,在俄罗斯15.5万个村庄中,有1.3万个已经废弃,3.5万个村庄居民人数不到10人。据此诺夫哥罗德州的数据推算,近几年消失的村庄数估计有2.5万个,这些村庄分布在森林中、草原上、小河旁,大自然正将废弃的村庄默默的填埋。

让我们近距离的看一看这些已经或即将在地图上消失的城市和村庄。

这是位于俄远东马加丹州的小城谢姆昌(Сеймча),表面看他还是一座城市,掩映于青山碧水之中,实际上已经是空无一人、杂草丛生的荒废的空城。

这是废弃的谢姆昌空城的冬景。由于没有了人烟,谢姆昌冬天的积雪都是纯净的。以后,这里只能作为遗址出现了。

这座小城叫做卡德昌(Кадыкчан),建于1943年,曾经作为流放政治犯的的古拉格集中营,这是一座工矿城市,该城于2003年4月4日被正式废弃,城市中还有个别老人抱守残年。

卡德昌(Кадыкчан)

这是位于俄罗斯远东极东地区楚科奇州的小城共青城(Комсомольский),尽管他的房屋还很“完整”,街道还很齐整,但街道上空无一人,房屋里也人去楼空,整座城市死一般沉寂。已如同鬼城。该城于1998年废弃。

这是位于俄罗斯北极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的小城奴姆基(Нумги),该城距鄂毕湾约200公里,曾是极地探险基地,该城于2001年废弃。

这是位于西西伯利亚彼尔姆州的小城上古巴哈(Верхняя Губаха),这里房屋已老旧和破败,整个城市如同遭遇了瘟疫,如今也已是一座废城。

下面两座城市是位于西伯利亚南部卡拉斯诺雅尔斯克州的阿雷克里(Алыкель)以及梅德韦日-卢切伊(Медвежий ручей),同样是两座死城。两城均于上世纪末废弃。

除了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欧洲部分同样也无法幸免,从摩尔曼斯克、阿尔汉格尔斯克、圣彼得堡到黑海沿岸的克拉斯诺达尔,到处都有废弃的城市和乡村,甚至连莫斯科周边都不能幸免。

这是摩尔曼斯克州的海港城市格列米哈,这里曾经是俄罗斯的核潜艇基地,战略位置决定了俄罗斯会力保这座城市,不会遭轻易废弃。但这个昔日3万多人口的城市如今已是风雨飘摇,卫星城已经废弃,主城区也处于废弃的边缘。

虽然远处海景秀丽,但这片城区已空无一人。

由于没有了人烟,狗熊竟可以在居民区里大行其道,真是一幅绝妙的奇景!

这些废弃的城市像被核子武器摧毁的样子,没有了生机,这里很难找到一栋像样的、完整的房子。到处是残垣断壁,断砖碎瓦。

没有运走的设备,废旧型材、运动器材、卡玛斯车、拉达车、莫斯科人、甚至坦克、装甲车、直升机,都被杂乱无章丢弃。在这里,即不担心被盗,也不用管它是否朽烂。因为即使你搬走它,也没有道路可以运输。

城市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学校、商店、运动场、电影院、博物馆、教堂……甚至昔日的纪念碑、宣传标语都废弃了。整座城市如切尔诺贝利的死城。

街头的两个老人蜷缩在木克愣里,是这座城市最后的居民。老人已经很久见不到外面的人了,见到外人竟如同见到了外星人。水、电、通讯都停了,人们不可能为了几个老人成立发电站、变电所、自来水公司、邮局,于是,这里似乎又回到原始社会。

……

我们将眼光向整个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望去,那里有很多这样的留守俄国人,从马加丹的港口、到高加索的车站,从摩阔崴内港,到谢姆昌(谢幕场)小城……他们在守望着这片土地,与他一起腐朽、风化、慢慢变老。

当年的一片片人造城市,毕竟经不住岁月的检验,人们争先恐后的向富裕的西部涌去。当俄罗斯人涌向欧洲,当乌克兰共青团员和其他当年被征集、流放、鼓动到此地的波罗的海、高加索、中亚的移民返回老家,一座座城市和乡村便慢慢变成了空巢。

俄国人急了,高调实施远东复兴开发计划。由政府主导,强行安置海外俄罗斯人;强迫安插车臣难民;强制收购废弃的工厂;为搞活市场,促进消费和就业,甚至强制销售拉达汽车……

人们依旧向欧洲涌去,或准备享受完优惠政策马上走人。远东寄居蟹们都去找适合自己的舒适的空壳。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教育专家建言如何避免“校服腐败”:让采购过程透明、被监督

记者:前不久,湖北省恩施市法院宣判一起“校服腐败案”。从这起案件的具体情况看,涉案学校和涉案人员都比较多。校服为何会牵扯到这些问题?

储朝晖:这些年来,各种各样的校服问题经常发生。校服问题给人们带来的印象是,如果当地有关部门严格监管,这个问题就不会发生。实际上,像恩施校服腐败案件这么明显的问题,当地应该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在大多数情况下,校服是由学校向学生收钱后再统一制作、统一购买。生产商是希望购买校服的数量越来越好,进而获得更大的利润。如果监督不到位,就很可能出现问题。

熊丙奇:2015年7月,针对校服标准较分散、管理部门协调不紧密、学生及家长参与度低等问题,为提升校服管理工作水平,校服总体品质,努力构建人民放心的校服选用秩序,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这是第一个国家层面系统构建校服治理体系的指导性文件。可是,该文件颁布后,校服问题还是在一些地方继续存在。原因在于,一些地方没有领会文件的核心精神,还是以惯用的行政姿态对待文件要求。

记者:从实际情况来看,校服的采购流程其实并不复杂,不存在涉及环节多、难以监督等问题。可是,类似问题却给人屡禁不止的感觉,应该如何从根本上解决由校服衍生出的各种问题?

储朝晖:防止这类问题的产生,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些中间机制。比如,对价格进行监督的机制。这些机制到位了,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另外,就校服质量问题而言,确实有些地方的校服价格比较低,但是质量也比较差,实际上当地如果委托第三方操作,相对更加透明一些。

记者:家长、学生与校服存在直接关系。就校服的监督管理而言,家长、学生应该参与进来。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家长、学生参与校服监督的情况并不是十分理想,家长、学生监督校服的难点何在?

储朝晖:委托第三方来操作,也得要有监管,包括学校的管理部门、家长都参与进来,或者成立家长委员会进行监督,以防止问题产生。

总体来说,校服的采购、制作肯定离不开学校的参与,包括校服的式样、采购的流程。实际上,在一些大的城市每年都有一些生产商提供校服的样品,供家长和学校选择,双方商量好了以后再进行交易,再设立相应的监督环节,很多问题就不会出现。解决校服问题重点就在于让整个过程公开、透明,在监督范围之内。

熊丙奇:《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强化学校选用管理。学校要在深入论证和与家长委员会充分沟通的基础上确定是否选用校服。选用学校要建立家长、学生参与的校服选用组织”。其实,早在2012年,教育部就要求中小学幼儿园成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监督、评价,但是,主动成立家长委员会并发挥其作用的学校不多。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成立家长委员会是要与校方分权,同时让校方被监督,有多少学校领导愿意?包括此后教育部要求中小学制订章程(一校一章程),推进依法治校,相当部分学校还是按传统校规制订方式来对待章程。

让家长委员会参与监督,首先,应该由全体家长民主选举家委会成员,不能由校方直接指派。其次,要给家长委员会独立管理、决策的空间。如果家长委员会由校方指派家长,而且运行也不独立,那么,就算成立了家长委员会也只是摆设和工具,难以发挥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的作用。如果家长委员会运行成熟,像校服这类与学生权益密切相关的事务,完全可以由家长委员会主导,以此杜绝可能存在的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也可以提高学生、家长对校服的满意度。

来源:法制日报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